页面载入中...

中华文化促进会人居文化委员会"四大课题"在京启动

 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童道明主要是以戏剧评论家的身份活跃于戏剧圈,发表了许多戏剧、文学与电影、电视方面的评论文章。他的《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是非谈》《梅耶荷德的贡献》《论电影的假定性》等论著在戏剧界引起很大反响。他见证并亲历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戏剧探索、革新的发展,也是当时“戏剧观”大讨论的重要参与者。他支持戏剧观的多样化,反对写实的镜框式舞台在中国话剧舞台上一统天下,主张用戏剧假定性的手段,推倒舞台上的“第四堵墙”。

  身在俄罗斯的著名导演王晓鹰听到童先生去世的消息时,满怀遗憾地说,“三十多年来,童先生对我的影响、教益、支持太多,我还想回国之后向他汇报《兰陵王》的莫斯科之行呢!”王晓鹰说,从1979年到1984年他在中戏导演系学习期间,老师徐晓钟经常请童道明到中戏讲课,让他和同学们受益匪浅。

  他们选择在北京成家,生活有些拮据,但两人恩爱有加。

  然而美好的日子很短暂,经历动荡年代,杨秉荪获刑入狱,被判10年,他们被迫分开,从此辗转海外、天各一方。

admin
中华文化促进会人居文化委员会"四大课题"在京启动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