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2019跨年公开课强势来袭 只为等你

  首先我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挖?根据之前了解到的情况,文物在江底,上面还覆盖有厚厚的一层鹅卵石。潜水探摸是水下考古最常用的工作方式,但是针对岷江水流急、能见度差的实际情况,这种方案一开始就被否决了。围堰是另外的备选方案,但是用什么材料围,围多高,选择在什么时间围这些也都是摆在眼前的问题。但与潜水的方案比较,围堰具有显而易见的好处。如可发掘面积更大、可参与人数更多,安全系数也更高等等。最后经过专家论证,围堰发掘的方案最终得以确定。之后,就是恶补各种有关围堰工程的理论和技术,作为一名考古工作者,这些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之前的知识储备。围堰考古,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,全靠自己摸着石头过河。

  接下来的问题是挖哪里?滔滔岷江,到底宝藏何处?我们没办法采用陆地上常用的洛阳铲在水里进行勘探,因此选点这个问题就显得尤为棘手。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地点选择的正确与否是这次水下考古能否成功的关键。当然,最理想的结果是可以将整个遗址全部进行发掘,这样就不会有遗漏,但现实情况是,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也没有那么多的钱。从安全和成本的角度考虑,围堰考古只能在岷江的枯水季节进行,也就是说,每年有四个月左右的工作时间,围堰施工大概还要占用其中的一个月。如果第一次地点选择失败,不光是造价不菲的围堰会白白浪费,而且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再进行第二次围堰和考古发掘。怎么办?为了正确选点,陆地调查与水面探测双管齐下。先通过对遗址周边居民以及河道施工人员的走访调查,圈定了四个大致分布范围,然后再通过电法和磁法等科技手段进行水面探测。

  经过对陆地调查和水面探测数据的综合考量,最后将发掘区域选择在了其中的“望江台”地点。当时选择这个发掘地点还是面临着巨大压力的,包括当地文物部门的同行都认为这里之前挖过沙,不会有什么重要发现。但是我选择了坚持,因为我相信自己的调查结果,这里就是最佳发掘地点。

 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在接受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采访时表示,目前从大方向来看,当下中日关系的回暖会是一个长周期的开始。

  战略对话时间点极为重要

  眼下中日关系正在开启新时代。据新华社此前报道,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12月23日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强调,运筹新时代的中日关系,首先需要明确战略共识。应坚持以全球大视野思考和谋划两国关系,坚持在相互尊重、求同存异基础上加强沟通协调,积极推动构建携手合作、互利双赢的新格局。这应该成为双方发展新时代中日关系的共同战略指引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2019跨年公开课强势来袭 只为等你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