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黄健庭吁投票三思:年轻人是“反中”最大受害者

  然而她终于创作了《死着》,“通过书写《死着》,我作为作家有飞跃性的领悟,即使我不是亲历者,但在文学作品里旁观者的立场也是可以呈现的,对中国当下这么丰富的生活而言,用多个角度体现它,总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。”

  张翎坦承,这种书写并非易事,当今中国的一切都高速而繁华,“‘当下’其实最难看清楚,因为一切尘埃未定。”

  “离开三十年,天翻地覆的变化,我深知自己走不回曾经的故土,所以不再挣扎不再迷惑,我接受自己就是生活在两个国家两种文化之间的那个中间地带,我写出来的作品正是当下我的特殊的视角能带给我的东西。”

  作为一位大半时间在海外生活的作家,张翎所有的作品皆为中文创作,“无论我的英语使用能力达到什么样的水准,第二语言永远无法替代母语所能带给我的情绪,可以非常肯定地说,我的文化的归属永远在汉语的世界里。”张翎说。

  如今,这个曾经的叛逆青年,已经成为当代德语文学最重要的剧作家和小说家,当然,也是最有争议的作家之一。知道汉德克的读者们念念不忘他那部颠覆性的戏剧《骂观众》。就在他猛烈抨击“四七社”诸人的两个月后,《骂观众》在法兰克福的首演引起巨大轰动。1968年初,他又发表了“说话剧”《卡斯帕》,迎来了戏剧实验和语言批判的高峰。

  但汉德克并没有沉溺于语言实验中。20世纪70 年代,汉德克转向“新主体性”文学,创作了若干部近于写实风格的小说。90年代中期,他又写起了游记,同时发表政论。1996年他出版的旅行随笔《多瑙河、萨瓦河、摩拉瓦河与德林纳河的冬日之旅:或塞尔维亚求公义》将塞尔维亚归入巴尔干战争的受害一方——“一个孤儿,一个被抛弃的孩子”,引起了欧洲政坛的猛烈抨击,他因此被迫宣布放弃海涅文学奖。

  在外界看来,彼得·汉德克始终是一个非常先锋的小说家,一个离经叛道、颠覆传统戏剧的剧作家,但是汉德克自己却很坚决地说,他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先锋作家,而是一个偏向传统与经典的作家,他的“心灵归附于19世纪的文学传统家族”。只是因为“一种对人的充满矛盾的爱”他才写作,而所有的形式变幻和语言实验,不过是心灵的变体。

  在成为作家之前,汉德克曾差一点成为一名牧师。他出生在奥地利格里芬一个穷苦的底层人家,家里的孩子多,为了得到教育机会,他只能去免费的耶稣会学校就读。如果按照惯常轨迹,汉德克毕业后应该会当一个解救众人心灵的牧师,但写作俘获了他。1965年,汉德克公开发表了他的第一本小说《大黄蜂》,之后便放弃学业,成为了一名自由作家。

admin
黄健庭吁投票三思:年轻人是“反中”最大受害者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